你的嘤嘤吖

烦……
秃头警告

Treasure

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,那个时候我还很强壮,不像现在,脆弱的像初生的婴儿,我很厌恶这种状态,不过,他好像很享受我的这种状态?

也许,我的出生是不被期望的,毕竟,我一出生可是被那个我称之为‘母亲’的女人遗弃在孤儿院了呢,纵观我的一生,我可能没有双亲,没有童年,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一切,我唯一,也只拥有的只有裘克。

我好像扯远了。抱歉,你知道的,人老了脑子也不太好使,离裘克回来还有一段时间,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比较好,这位女士?

嗯……你是问我怎么长大的,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然后就到庄园遇上裘克了,不过,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种人,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想听的不是这个,但我觉得跟淑女说那些事是不礼貌的行为。

怎么跟他相爱?这个啊,我刚才说了,这个故事的开始,我对他的好感还是很高的,虽然他的那些粗暴的语言和动作让我感到不适,直到我看到他对女性粗鲁的动作,我对他产生了厌恶,你可能觉得我很奇怪,没办法,作为绅士的修养让我没法对一个不尊重女性粗鲁的家伙产生好感,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就开始互怼模式……

啊啦,他回来了,你还是快点走吧,再见,女士。

裘克像拎小鸡崽一样,把她拎起来,“杰克,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女人为什么在我们家。”裘克直接把她丢地上,用不善的语气说道。

杰克很想装没看过,求生欲使他冷静:“她只是过来问我几个问题而已,我不是说过嘛,对女士不可以粗暴。”

裘克没有办法,一把扛起杰克回了卧室,还不忘瞪她一下。

……

杰克揉着酸疼的后腰,阳光隔着窗帘照射进几抹暖光,今天天气还不错,杰克想着,在裘克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,早安,我的爱人,还有,我爱你。


PS,这一点都不好吃,半x元测试首尾,私设多的,我是不会写的,如果可以,你们可以点梗嘛QAQ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