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嘤嘤吖

烦……
秃头警告

9w贺文预告
╮(╯▽╰)╭几天没上b站就9w了
大概会这几天发(明明连稿都没写)

漫展上都是大触qvq

【杰幸】随笔是不会有名字哒

大概是吃了刀之后的无脑随笔(๑•ี_เ•ี๑)

万分沙雕(划重点)

杰克的吐槽是我在看到女仆装那一刻想吐槽的东西(直男思维)

我写的幸运儿攻的一批

明明一开始只想随便写_(:_」∠)_

ooc/真香预警

这次维护好像更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杰克如往常一样,在雾区游荡;直到,他看见了穿着女仆装的幸运儿……

等等,那家伙不是男的吗?我的预感终于灵验了,不是,为什么会有这种骚粉色奇奇怪怪的眼镜,黑色吊带袜?女仆装?大腮红?这都啥玩意???

纵使心里怎样的翻云覆雨,杰克面上依旧一脸平静,如果忽视右手微微的颤动的话,不管怎么样,工作还是要干的,不干,不干就没饭吃了。

快速解决掉了其他三人,他终于忍不住了,抱起幸运儿就是一个百米冲刺(不是),杰克欲言又止,止又欲言地瞅着幸运儿。

“杰克先生,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穿这种尺度爆表的衣服吗?”幸运儿推了下眼镜,靠在一旁的纸皮箱上。

“呃,以绅士的审美来说,你这衣服并不好看,但,你说的没错,我很好奇。”杰克有点无奈,毕竟心思被猜中还是会一点窘迫的。

“这个是庄园主在好几个月以前就说要做的,至于为什么穿,我乐意,不行吗?”幸运儿把奇怪的眼镜摘下来,在手中把玩。

“如果是你乐意的话我也不好说什么,但是……”杰克刚想说什么,便被幸运儿打断了,“杰克先生觉得不好的话,我可以不穿,这都没关系,但是,那个答案也该给我了。”

该来的总会来的,杰克想,“这个……我无法确定我对你报有什么样的感情,我不希望辜负你。”

“那就是同意喽。”幸运儿挑挑眉,从口袋里拿出手帕,把妆容擦掉。

算了,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杰克点了点头。



好像,烂尾了qaq

最后还是氪金了_(:_」∠)_

困兽

我真的是个幸吹!!!

可能有点幸杰orz

私设和前文要拉到最后

成为神父只是为了不让他受到伤害,我希望我所爱戴着的‘神明’不会被蝼蚁伤害到,即使我能为他做的不多。

不想让他离开我,所以一直装懂事的样子,我知道这样子他就会很心软,会纵容我的一切,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起,我就明白我已经无药可救了。

我亲手给自己拷上了名为‘杰克’的枷锁,我知道在他消逝在我的怀中时,我,已经被他困在了回忆里,彻底得成为了他的俘虏。

也许我再勇敢一点,向他告白,我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悔不当初,或者一直惦记着他?我知道答案依旧是会的,我没有办法不想念他。

从他捡到我的那一刻,不,是从很久以前他撇了我一眼开始,我已经爱上他了,虽然我不相信一见钟情,但事实就是这样的。

我很想他……

他一直都在瞒着我,不管是恶魔还有他濒临死亡的事,他对于我来说,是我的整个世界,我拥有的只有他

可是他死了,死在我肮脏的怀抱里,我甚至没有办法让他的尸身留下,我只剩下了一片花瓣……

我已经不能再硬撑着了,没有他的世界,我一刻也不想存活

设定:

上次的梗,至于恶魔为什么会死,被捅了一刀嘛(憋打我),正好他也大限已到,就上天啦,幸幸是在5岁被杰克捡回去的,在这之前,幸幸在孤儿院生活,为什么会被捡,当然是幸幸自己跑出来的(虐童)

大概就补充到这里_(:_」∠)_

一小时 

存梗!

最近想尝试写长期养成的(甜的吧……)
大概会在暑假发
幼年幸X成年杰
算是对上次点养成梗然后发了把刀的补偿,明明我只能写刀(小声bb)
还有上次一小时幸幸的视角
要写的就这些了

欢迎点梗,这个可以(应该……)长期点梗,只要有空都会写哒(虽然有很大几率会收到一把玻璃渣什么的)

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点我吃刀

一小时

神父幸X恶魔杰

渣文笔

果然我不会写养成

其实我想写刀来着(´;ω;`)

你的养成梗,虽然脱离主题,你觉得不行的我可以再写一个 @幸运儿保护协会

杰克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在不停流逝,“啊……哈……大概就剩下一个小时了,啧,不知道那个笨蛋会不会像个困兽一样哭泣呢……”

杰克感觉视角开始模糊了,回忆如走马观灯般在脑子里回放,他还记得自己在一片废墟里捡到了幸运,一开始好像只是想当个宠物一样养着,也许是贪恋那一点的温暖,或者,只是渴望有人等待,但不管为什么,他到底还是出于私心的把孩子养了下来,毕竟接触黑暗的“人”总会对光明有些向往。

那孩子一开始说像成为他这样的人,他可是开膛手,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当时,他真的很想笑,但更可笑的是,那孩子成了神父,一个完全和他对立的位置,果然呢,他只能一个人待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,无人问津。

Light, never belonged to Jack 

也许,死在他的怀抱可比孤单的逝去好多了,应该只剩下十几分钟了。”杰克随意地处理了下伤口,朝着幸运儿的住处走去。

“Hey,Lucky Guy.”杰克在幸运儿开门的一瞬间倒在他身上,幸运儿没有办法,只能让他进来,虽然是以趴着的形式。

“你不要动,让我再抱一会儿。”也就只能再抱一会了,杰克没有说出那句话,也没有力气再说了。

三,

“I really want you to fall into the abyss with me.” 

二,

“I am sorry.”

一,

“My,lover.”

杰克的身体逐渐失去了温度,而且,正在变成玫瑰花瓣消逝,幸运儿有点崩溃,看着爱人消失的滋味并不好,他只来得急爪住最后一片花瓣……

Unfinished

杰克为什么会死呢,大概是寿命到了(别打我),为什么会变成花瓣呢,应该是他觉得玫瑰比较符合他的审美(沙雕),设定是恶魔死后会变成花瓣,至于是什么花瓣,我不知道啦,嘿嘿嘿。

后续还没想好@_@

嘤嘤嘤

√短篇会在下次发(如果我憋得出的话)

√只想看挑战内容的话到……就可以停了

√下半部分为私人场(其实就一点点)

√脑洞你们随意,艾特我就行

1.石墨文档

2.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/ 默认字体

3.白切黑神父幸&恶魔杰克

我亲爱的神父,请不要再抗拒我了,明明我们彼此都是如此的相似,放弃那位‘仁慈’的上帝,与我一齐坠落深渊吧~

(我觉得一起堕落很带感,杰克独白什么的)

4.(我真的不会写段子!沙雕预警)

开局

皮皇幸:来呀,造作呀(勾引)

屠皇杰:我看你是想被放血

皮断腿

皮皇幸:嘤嘤嘤,大佬求不放血

屠皇杰:我一拳一个嘤嘤怪

(队友见死不救)

5.我写的Transparent person,想看我可以发评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私人主场,不建议看

我是一个佛系写手,游戏可还很行,经常皮断腿什么的,最近沉迷裘杰,我真是个花心的咸鱼,非常感谢你们喜欢我的沙雕作品。

如果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写下来,我一个个写,如果不嫌弃我文笔差的话。

杰幸的那篇我在考虑写什么,你们有兴趣可以推荐一下嘛?( •̀∀•́ )

最后,给我点热度的小可爱们,我宣你们啊!

我又来骗赞了
占tap致歉
(。ì_í。)

Treasure

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,那个时候我还很强壮,不像现在,脆弱的像初生的婴儿,我很厌恶这种状态,不过,他好像很享受我的这种状态?

也许,我的出生是不被期望的,毕竟,我一出生可是被那个我称之为‘母亲’的女人遗弃在孤儿院了呢,纵观我的一生,我可能没有双亲,没有童年,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一切,我唯一,也只拥有的只有裘克。

我好像扯远了。抱歉,你知道的,人老了脑子也不太好使,离裘克回来还有一段时间,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比较好,这位女士?

嗯……你是问我怎么长大的,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然后就到庄园遇上裘克了,不过,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种人,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想听的不是这个,但我觉得跟淑女说那些事是不礼貌的行为。

怎么跟他相爱?这个啊,我刚才说了,这个故事的开始,我对他的好感还是很高的,虽然他的那些粗暴的语言和动作让我感到不适,直到我看到他对女性粗鲁的动作,我对他产生了厌恶,你可能觉得我很奇怪,没办法,作为绅士的修养让我没法对一个不尊重女性粗鲁的家伙产生好感,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就开始互怼模式……

啊啦,他回来了,你还是快点走吧,再见,女士。

裘克像拎小鸡崽一样,把她拎起来,“杰克,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女人为什么在我们家。”裘克直接把她丢地上,用不善的语气说道。

杰克很想装没看过,求生欲使他冷静:“她只是过来问我几个问题而已,我不是说过嘛,对女士不可以粗暴。”

裘克没有办法,一把扛起杰克回了卧室,还不忘瞪她一下。

……

杰克揉着酸疼的后腰,阳光隔着窗帘照射进几抹暖光,今天天气还不错,杰克想着,在裘克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,早安,我的爱人,还有,我爱你。


PS,这一点都不好吃,半x元测试首尾,私设多的,我是不会写的,如果可以,你们可以点梗嘛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