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嘤嘤吖

烦……
秃头警告

我又来骗赞了
占tap致歉
(。ì_í。)

Treasure

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,那个时候我还很强壮,不像现在,脆弱的像初生的婴儿,我很厌恶这种状态,不过,他好像很享受我的这种状态?

也许,我的出生是不被期望的,毕竟,我一出生可是被那个我称之为‘母亲’的女人遗弃在孤儿院了呢,纵观我的一生,我可能没有双亲,没有童年,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一切,我唯一,也只拥有的只有裘克。

我好像扯远了。抱歉,你知道的,人老了脑子也不太好使,离裘克回来还有一段时间,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比较好,这位女士?

嗯……你是问我怎么长大的,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然后就到庄园遇上裘克了,不过,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种人,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想听的不是这个,但我觉得跟淑女说那些事是不礼貌的行为。

怎么跟他相爱?这个啊,我刚才说了,这个故事的开始,我对他的好感还是很高的,虽然他的那些粗暴的语言和动作让我感到不适,直到我看到他对女性粗鲁的动作,我对他产生了厌恶,你可能觉得我很奇怪,没办法,作为绅士的修养让我没法对一个不尊重女性粗鲁的家伙产生好感,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就开始互怼模式……

啊啦,他回来了,你还是快点走吧,再见,女士。

裘克像拎小鸡崽一样,把她拎起来,“杰克,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女人为什么在我们家。”裘克直接把她丢地上,用不善的语气说道。

杰克很想装没看过,求生欲使他冷静:“她只是过来问我几个问题而已,我不是说过嘛,对女士不可以粗暴。”

裘克没有办法,一把扛起杰克回了卧室,还不忘瞪她一下。

……

杰克揉着酸疼的后腰,阳光隔着窗帘照射进几抹暖光,今天天气还不错,杰克想着,在裘克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,早安,我的爱人,还有,我爱你。


PS,这一点都不好吃,半x元测试首尾,私设多的,我是不会写的,如果可以,你们可以点梗嘛QAQ

DREAM

私设多如苟

有些东西,错过了就错过了,不可能会再有,就像杰克,就像我幼年时的糖果。

我和他都是被上帝遗弃的人,只不过我们不是一个阶级的,我从未想过会与他相识,相爱。很可惜,我们都是忍受不了争吵的人,每日用来调情的拌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,也许是时间磨平了我们的感情,从一开始的热情,到最后的不耐烦。

如果不是那个游戏,现在我可能还在苟延残喘,啧,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是,我确实因为那个游戏而生存了下来,每日重复着同样的工作,那些蝼蚁杀之不尽,那些恶心的感情真让我想要呕吐。

有时候,我很想把杰克囚禁到笼子里,把他的利刃拔下来,欣赏他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毛,想看他哭泣的样子,那些蝼蚁竟然向他索取拥抱,我那时真想把她们的头拧下来,把她们的腐烂的尸体喂给乌鸦们,可惜,我不能,那个混蛋的庄园主想看一场猫追老鼠的游戏,真是低级趣味。

不管我有多稀罕杰克,我们都是对对方知根知底,承受着最黑暗,最让人害怕的恶意,不管他是开膛手杰克,还是监管者杰克,那些恶心痛苦的记忆,会一直一直陪伴着我们,就像黑人奴隶的烙印一样。

我们都无法与一个与自己同样的人长久生活,即使只剩下躯壳。

杰克就像一杯苦涩中带着甘甜的红茶,托他的福,我已经喝习惯了红茶,也许,他只是一场美梦……

也许,我可以去把他的躯体抢夺过来,这样,他就会是我的了,嘻嘻嘻嘻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