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嘤嘤吖

烦……
秃头警告

一小时

神父幸X恶魔杰

渣文笔

果然我不会写养成

其实我想写刀来着(´;ω;`)

你的养成梗,虽然脱离主题,你觉得不行的我可以再写一个 @幸运儿保护协会

杰克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在不停流逝,“啊……哈……大概就剩下一个小时了,啧,不知道那个笨蛋会不会像个困兽一样哭泣呢……”

杰克感觉视角开始模糊了,回忆如走马观灯般在脑子里回放,他还记得自己在一片废墟里捡到了幸运,一开始好像只是想当个宠物一样养着,也许是贪恋那一点的温暖,或者,只是渴望有人等待,但不管为什么,他到底还是出于私心的把孩子养了下来,毕竟接触黑暗的“人”总会对光明有些向往。

那孩子一开始说像成为他这样的人,他可是开膛手,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当时,他真的很想笑,但更可笑的是,那孩子成了神父,一个完全和他对立的位置,果然呢,他只能一个人待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,无人问津。

Light, never belonged to Jack 

也许,死在他的怀抱可比孤单的逝去好多了,应该只剩下十几分钟了。”杰克随意地处理了下伤口,朝着幸运儿的住处走去。

“Hey,Lucky Guy.”杰克在幸运儿开门的一瞬间倒在他身上,幸运儿没有办法,只能让他进来,虽然是以趴着的形式。

“你不要动,让我再抱一会儿。”也就只能再抱一会了,杰克没有说出那句话,也没有力气再说了。

三,

“I really want you to fall into the abyss with me.” 

二,

“I am sorry.”

一,

“My,lover.”

杰克的身体逐渐失去了温度,而且,正在变成玫瑰花瓣消逝,幸运儿有点崩溃,看着爱人消失的滋味并不好,他只来得急爪住最后一片花瓣……

Unfinished

杰克为什么会死呢,大概是寿命到了(别打我),为什么会变成花瓣呢,应该是他觉得玫瑰比较符合他的审美(沙雕),设定是恶魔死后会变成花瓣,至于是什么花瓣,我不知道啦,嘿嘿嘿。

后续还没想好@_@

嘤嘤嘤

√短篇会在下次发(如果我憋得出的话)

√只想看挑战内容的话到……就可以停了

√下半部分为私人场(其实就一点点)

√脑洞你们随意,艾特我就行

1.石墨文档

2.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/ 默认字体

3.白切黑神父幸&恶魔杰克

我亲爱的神父,请不要再抗拒我了,明明我们彼此都是如此的相似,放弃那位‘仁慈’的上帝,与我一齐坠落深渊吧~

(我觉得一起堕落很带感,杰克独白什么的)

4.(我真的不会写段子!沙雕预警)

开局

皮皇幸:来呀,造作呀(勾引)

屠皇杰:我看你是想被放血

皮断腿

皮皇幸:嘤嘤嘤,大佬求不放血

屠皇杰:我一拳一个嘤嘤怪

(队友见死不救)

5.我写的Transparent person,想看我可以发评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私人主场,不建议看

我是一个佛系写手,游戏可还很行,经常皮断腿什么的,最近沉迷裘杰,我真是个花心的咸鱼,非常感谢你们喜欢我的沙雕作品。

如果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写下来,我一个个写,如果不嫌弃我文笔差的话。

杰幸的那篇我在考虑写什么,你们有兴趣可以推荐一下嘛?( •̀∀•́ )

最后,给我点热度的小可爱们,我宣你们啊!

Treasure

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,那个时候我还很强壮,不像现在,脆弱的像初生的婴儿,我很厌恶这种状态,不过,他好像很享受我的这种状态?

也许,我的出生是不被期望的,毕竟,我一出生可是被那个我称之为‘母亲’的女人遗弃在孤儿院了呢,纵观我的一生,我可能没有双亲,没有童年,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一切,我唯一,也只拥有的只有裘克。

我好像扯远了。抱歉,你知道的,人老了脑子也不太好使,离裘克回来还有一段时间,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比较好,这位女士?

嗯……你是问我怎么长大的,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然后就到庄园遇上裘克了,不过,我第一次见他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种人,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想听的不是这个,但我觉得跟淑女说那些事是不礼貌的行为。

怎么跟他相爱?这个啊,我刚才说了,这个故事的开始,我对他的好感还是很高的,虽然他的那些粗暴的语言和动作让我感到不适,直到我看到他对女性粗鲁的动作,我对他产生了厌恶,你可能觉得我很奇怪,没办法,作为绅士的修养让我没法对一个不尊重女性粗鲁的家伙产生好感,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们就开始互怼模式……

啊啦,他回来了,你还是快点走吧,再见,女士。

裘克像拎小鸡崽一样,把她拎起来,“杰克,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女人为什么在我们家。”裘克直接把她丢地上,用不善的语气说道。

杰克很想装没看过,求生欲使他冷静:“她只是过来问我几个问题而已,我不是说过嘛,对女士不可以粗暴。”

裘克没有办法,一把扛起杰克回了卧室,还不忘瞪她一下。

……

杰克揉着酸疼的后腰,阳光隔着窗帘照射进几抹暖光,今天天气还不错,杰克想着,在裘克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,早安,我的爱人,还有,我爱你。


PS,这一点都不好吃,半x元测试首尾,私设多的,我是不会写的,如果可以,你们可以点梗嘛QAQ

DREAM

私设多如苟

有些东西,错过了就错过了,不可能会再有,就像杰克,就像我幼年时的糖果。

我和他都是被上帝遗弃的人,只不过我们不是一个阶级的,我从未想过会与他相识,相爱。很可惜,我们都是忍受不了争吵的人,每日用来调情的拌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无休止的争吵,也许是时间磨平了我们的感情,从一开始的热情,到最后的不耐烦。

如果不是那个游戏,现在我可能还在苟延残喘,啧,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是,我确实因为那个游戏而生存了下来,每日重复着同样的工作,那些蝼蚁杀之不尽,那些恶心的感情真让我想要呕吐。

有时候,我很想把杰克囚禁到笼子里,把他的利刃拔下来,欣赏他因为疼痛而皱起的眉毛,想看他哭泣的样子,那些蝼蚁竟然向他索取拥抱,我那时真想把她们的头拧下来,把她们的腐烂的尸体喂给乌鸦们,可惜,我不能,那个混蛋的庄园主想看一场猫追老鼠的游戏,真是低级趣味。

不管我有多稀罕杰克,我们都是对对方知根知底,承受着最黑暗,最让人害怕的恶意,不管他是开膛手杰克,还是监管者杰克,那些恶心痛苦的记忆,会一直一直陪伴着我们,就像黑人奴隶的烙印一样。

我们都无法与一个与自己同样的人长久生活,即使只剩下躯壳。

杰克就像一杯苦涩中带着甘甜的红茶,托他的福,我已经喝习惯了红茶,也许,他只是一场美梦……

也许,我可以去把他的躯体抢夺过来,这样,他就会是我的了,嘻嘻嘻嘻嘻

表明立场(^_^)
私心打tap

trouble

慎入

√私设幸运儿有名字

√私设这时大家都没有进入庄园

√园医&佣幸

√ooc预警

√撞梗我的锅

√赫尔墨斯是伪装,看见医生就变回了幸运儿

√渣文笔

√无逻辑

“最近,我遇到了一个大麻烦,那是个乖巧腼腆的好孩子,可惜一直跟在我身边,我每次想让他离开,他就会用那双水灵灵得漂亮干净的碧绿色眼睛注视我,他知道我最受不了他这样看着我,我一直都很吃这一套,完全拒绝不了啊……如果不是我的工作很危险,其实有这个孩子在也不是不行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,艾米丽医生?”奈布坐在椅子上,神色凝重地看着艾米丽。

“有个人照顾你不好吗?这个与其说他是麻烦,不如说他是一个甜蜜的负担,奈布先生,您说呢?”艾米丽直直得看着奈布,水润的蓝眼睛有着让人平静的效果。

“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,有人照顾的感觉很好,甜蜜的负担也是,我承认我爱上那个孩子了,可是……”奈布摩挲着绿色的披风,一样的蓝眼睛却不同艾米丽的干净,而是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沧桑。

这时,艾玛带着赫尔墨斯(幸运儿)推开门走进来,“艾米丽,艾米丽~”艾玛扑到艾米丽的身上,像大型犬一样蹭着她。

赫尔墨斯眼框发红,碧绿的眼睛泛起了水光,声音哽咽得说:“奈布先生是不需要我了吗?”

艾米丽安抚了因为和奈布独处吃醋的艾玛,挑了挑眉,说:“是你啊……luck,没想到呢。”

幸运儿抹掉了眼泪,笑容满面得说:“我也没想到会看见你,艾米丽。最近过得不错。”

奈布看着幸运儿的变化,想开口说话,却被一旁的艾玛捂住了嘴并拖着走了,艾玛悄悄地说:“走吧,这是他们的事,我们还是出去比较好,在门口偷听。”

奈布有些疑问,说:“艾玛,幸运儿是谁?赫尔墨斯怎么了?”

艾玛表示疑问,:“幸运儿没有告诉你吗?赫尔墨斯是幸运儿,他跟艾米丽可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,直到……”艾玛像倒豆子一样,把幸运儿的过往给他说了大概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奈布若有所思地在地上蹲着画圈圈,“对了,他的本名是赫尔墨斯.萨贝达。”艾玛突然补了一句,心里想着:我只能帮你到这啦,你能不能理解,这就不是我的事了,希望你的情商没有那么低。

幸运儿走出门,对奈布说:“奈布先生,我们走吧。”

“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奈布摩挲着衣摆,有点紧张得问。

“奈布先生可以叫我幸运儿,赫尔墨斯还有夫人~”幸运儿噗嗤一笑,推了推眼镜“那么,我们可以回去了嘛,老爷?”

“当然可以了,夫人。”奈布看幸运儿成心想笑话他,他也就应了玩笑。

岁月静好。